首頁行業資訊政策法規 企業動態
位置:首頁 > 資訊 > 行業資訊

強生、羅氏、輝瑞...全球20強藥企今年有哪些挑戰?

來源:醫藥經濟報 更新時間:2020/4/23
度過了充滿并購、拋售、業務調整的2019年,國際制藥巨頭們陸續曬出的成績單終于為上一個財年畫上句號。然而2020年比想像中來得更兇猛、異常,且殘酷無情——由于疫情而導致的工廠停工、供應鏈斷裂、臨床試驗停擺、新藥推廣受阻等各種困境,勢必深刻影響本財年的經營狀況。
 
而同時,在這場席卷全球的人類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作為醫療體系重要一環的制藥巨頭們也早已做出行動:投身特效藥研發、疫苗研制,或出擊核酸檢測領域。FiercePharma網站最新發布了2019年全球制藥企業營收Top 20排名,讓我們在回顧排名的同時也關注這些巨頭在2020年的潛在風險,以及因新冠疫情額外獲益的可能。
 
疫苗、特效藥會是“空頭支票”嗎?
 
股市動蕩、原油暴跌,全球經濟顯露出種種令人不安的跡象,而在全球化之下沒有人能夠完全規避其影響。而解決疫情困境、撬動國際局勢的“鑰匙”,此刻正掌握在醫藥企業的手上。所以“疫苗”“特效藥”相關新聞總能夠牽動市場情緒,引發相關公司股票的起伏震蕩。
 
最先也是最經常“拋頭露面”的吉利德科學,其研發的瑞德西韋日前流出臨床數據,顯示出對于重癥患者的治療潛力。雖然該藥物尚未獲FDA批準,其療效與我們期待的“特效藥”之間也存在一定距離,但或許因為吉利德業績連續幾年增長放緩甚至出現負增長,故該公司對瑞德西韋給予了極高的期望。據了解,吉利德除了抗HIV藥物Biktarvy在2019年銷售額達到47.4億美元、同比增長300%以外,其他支柱產品的銷售額幾乎都下降了。
 
而在本月初,吉利德表示已提高瑞德西韋的產量,并正在執行捐贈計劃。目前有100萬劑瑞德西韋正在被用于基于同情給藥的臨床試驗,并且吉利德表示將在10月之前生產36萬個療程的瑞德西韋,視情況最高計劃在年底生產100萬個療程的瑞德西韋。
 
去年諾華接連推出了多款有潛力、同時也存有爭議的新藥,包括“天價”基因療法Zolgensma、市場競爭激烈的多發性硬化療法Mayzent等,在風波不斷中依舊獲得了6%的銷售額增長。而近日諾華宣布已與美國FDA達成協議,贊助評估羥氯喹治療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療效。該藥一直被用于治療瘧疾和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將由諾華旗下仿制藥部門山德士提供。

賽諾菲正在朝著遠離心血管病和糖尿病的方向逐漸發展,近幾個月還獲批了十年來首個全資擁有的抗腫瘤藥物。今年疫情暴發以來,賽諾菲巴斯德宣布與美國生物醫學高級研究及發展管理局(BARDA)合作開發針對新冠病毒的重組蛋白候選疫苗,隨后宣布還將開發新型mRNA疫苗。同時,該公司與再生元再度牽手,聯合評估抗炎藥Kevzara(sarilumab)治療重癥新冠肺炎患者的療效,已在全球展開多中心雙盲Ⅱ/Ⅲ期試驗。
 
據WHO統計,截至3月底,全球已有50余個疫苗研發項目。4月17日,葛蘭素史克和賽諾菲宣布將聯手研發新冠肺炎疫苗,將于今年下半年進行第一期臨床試驗,力爭明年上市,“強強聯合”為疫苗研發添磚加瓦。
 
不過,也有分析師發布報告,呼吁大家不要對疫苗過于期待,甚至有文章悲觀地指出“新冠病毒疫苗5年之內不能指望”,這些作者對疫苗可及性提出了社會層面和藥物經濟學層面的質疑。并且,隨著新冠病毒變異不斷被證實,尤其是日前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團隊最新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出現多個確實能影響致病性的突變,都令疫苗的前景變得有些模糊不清。
 
失去的時間,拿什么來補?
 
在今年3月以前完成產品上市、并購重組和資產拋售的企業,想必會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浮現一絲“逃過一劫”的僥幸。然而這并不是全部,對于一些醫藥公司來說,雖然理論上說“人們用藥的需求并未減少”,但由于業務的傾向性,難免受到疫情的影響。
 
其中,強生的醫療器械部門收入或許會繼續下降。去年,依靠勢頭大好的免疫學和腫瘤學藥物拉動,強生的藥品銷售額增長了5.8%,達到422億美元,但醫療器械銷售額下降了1.7%。分析師認為,今年強生器械方面的重要部分——關節置換業務,可能會因疫情完全停擺,并對公司收入結構產生不小的影響。
 
疫情也會導致FDA、EMA等部門對于非新冠肺炎相關藥物的審批速度減緩。其中,諾華的多發性硬化癥新藥Aroferra(ofatumumab)于2月下旬在美進入審評階段,彼時美國只有零星輸入病例,該藥的審評原定于6月完成,而如今何時獲批則成為未知數。據悉,該藥在Ⅲ期臨床中擊敗了賽諾菲的Aubagio,減少了患者復發次數,并降低了疾病致殘風險。
 
疫情同時也影響了企業并購和業務拆分的步伐。去年輝瑞宣布斥資110億美元收購Array BioPharma公司,以獲得兩種小分子抗癌藥物,這兩款藥物目前共有30多個針對不同類型癌癥的臨床試驗正在開展中。該交易原定今年7月30日完成,如今暫定推遲到今年下半年。另外,其子公司普強分拆的進程也被打斷。這么看來,去年營收減少3.5%的輝瑞今年在業務調整方面又將失去至少半年的時間。
 
而隨著美國大選的臨近,美國國會對于藥品定價所施加的壓力持續增大,再加上曠日持久的疫情對醫療資源的損耗,分析師推測未來幾年定價壓力會從仿制藥擴展到創新藥。比如,羅氏也在競爭壓力和定價壓力之下,將抗癌新藥Rozlytrek的價格壓到市場同類產品(拜耳的Viktravi)的一半,輝瑞、默沙東等都在拆分仿制藥業務,以減緩藥價壓力對公司業績的影響。與此同時,愈發嚴格的反壟斷審查令大型藥企業務調整進程阻滯,諾華、羅氏、艾伯維等都曾深受影響。
 
可以說,在疫情、政策和經濟的多重壓力之下,大型藥企在2020年的日子并沒有外界想象中那么好過。如今新型肺炎的特效藥和疫苗或能成為企業破局的機會,而目前賽道上選手已有不少,全世界都在等待他們抵達“真正的終點”。

本站系本網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日本无码电影